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安庆医院 - 医院文化 - 心灵鸡汤
安庆一一六医院
精医 尚德
团结 奋进
电话

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安庆医院
微信

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安庆医院

与百年人文温暖相拥

与百年人文温暖相拥

发布日期:2019-12-20 浏览次数:6270

      在1905年,戴世璜博士漂洋过海来到安庆,参与了安庆西医的开创与推广。他和奥格登护士进行通力合作,创办了安庆同仁医院护士学校,使护士教育不仅在安庆而且在整个国家开展起来,随后创立了中国护士学会。戴世璜先生对护士教育的意见、帮助和支持,对我们这些后来者非常重要。

    《戴世璜自传》这本书基本上是个人回忆,而非史学论文,写医疗,写护理,写长江,写牯岭,写安庆美食,写各地辗转,一字一句向我们展示了百年前峥嵘岁月里医院的发展,医护人员的奉献与坚持。

      百年后,我们在这和平的时代里,为这座百年医院继续贡献光与热。从同仁医院到解放军第116医院再到海军安庆医院,改变的是名字,不变的是传承与情怀。

     戴世璜先生担任院长期间,为了使贫苦人民也能看得起病,特别为贫苦人民特制了一个标志,凡是有这个标志的病人,都可以免费看病。如今,我们在费别上设立了贫困户,这正体现了我们的人文关怀和百年文化的传承。

     护士长曾跟我说过一个小故事,一位前辈,在一次灌肠操作考试中,每一步都无可挑剔,但最后成绩却不合格,原因是考试时没有拉上床帘,暴露了病人隐私。这些小故事告诉我们,对患者的关心不仅仅体现在护理操作过程中,更需要体现我们的人文关怀与温暖。

      我们都知道ICU是人间的修罗场,这里每天都上演着与病魔的各种战斗,胜负即是生死,而我们的关爱则是这搏斗中最有力的法器。我们和死神赛跑,从镰刀下拉回即将逝去的生命。成功了,擦擦汗,向家属道一声:“暂时稳定了。”失败了,忍住泪,送别最后一程。

     有一天,我们收治一位年轻的抑郁症患者。在一个早晨往嘴里灌了两斤白酒,想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。住院期间,可以深切感受到她的不安和悲观,缄默不语,食欲不振,情绪消沉。

      我们坚持不懈地与她交流,说一些生活中的趣事,鼓励她表达自己的感受,慢慢的她愿意主动与我们沟通。有一天,我们的姜平老师为她编了一头精致的发辫,大家夸赞她特别漂亮,在那一刻,我第一次看见她嘴角上扬。

     我想,在她内心的某个角落,仍然愿意追寻这世间的美好,重新燃起与漫长生活博弈的希望,相信这份希望里也有我们的一份努力,作为一名护士,可以手拿一盏灯,在一个人最无助的时候,带她一起走出人生的低谷。

     每天短短40分钟的探视时间,我们往往要面对家属的十万个为什么,询问监护仪上的波形和数字,询问呼吸机的作用,这些仪器在家属眼中,是冰冷的,陌生的,恐惧的,有些问题在我们看来似乎不足一提,但我们不会因为事情太小就少了解释,不会因为多问了一句就觉得厌烦,我们耐心真诚地对待每一位患者和家属。

      我们一个简单的话语,一个鼓励眼神,一个轻轻的手势都可能成为患者与病魔抗争的强有力的武器,甚至是陪伴患者到生命尽头的最后的温暖。

      有时候我们想要的很多,想要危重患者恢复稳定,想要家属不再悲观绝望,想要工作不再繁忙,想要多一些时间陪陪自己的亲人,

       有时候我们想要的又很少,只要病人和家属一份真诚的感谢便热泪盈眶,只要亲人的理解与支持便热血澎湃。

      让我们做一个懂得谦卑的人,敬畏生命的人,

      让我们做一个善解人意的人,尊重生命的人。

      我们对工作投以最大的热忱,像热爱这世间所有美好事物一样热爱我们的工作,

      我相信这份热爱会使我们的护理事业越来越有温度。